北京桓珅美缝公司

专业瓷砖美缝

一览2017年陶瓷行业十大重大新闻事件



《请愿书》提出:淄博转型升级之中的一些配套政策,使企业背负了过多的包袱,尤其是一些具体落实到什么样的企业保留、保留的企业如何做等政策设计不合理,与保留优质产能的初衷相悖。


联名请愿的企业认为,这给外围客商的信心造成严重打击,使淄博建陶贴上了“靠不住”、“要逃离”的标签,更有可能会在未来引发区域性金融风险。


而《5.18方案》被报道后,对淄博产区造成了很大的冲击,“使得很多国内外客商撤单、取消合作;一些转型升级中抄小道、产品低端的工厂趁机炒作所谓的生产线指标价格,要价从200万涨到1000多万;正在发展中的优质企业顿时惊慌失措,对政策产生疑问,甚至有的悲观到要完全放弃的地步。”


7、环保大考,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


2014年1月7日,环境保护部与31个省签署《大气污染防治目标责任书》,将“治霾”与地方政府考核挂钩,国务院每年对各省环境空气质量改善和任务措施完成情况进行考核,对未通过瓷砖美缝考核的地区,环境保护部将会同组织部门、监察部门进行通报批评,并约谈有关负责人,提出限期整改意见。


在这场环保大考中,中国陶瓷企业面临的,是全世界最严苛的脱硝排放标标准。在基准含氧量为18%的前提下,国家标准规定的氮氧化物排放限值为180mg/m3,而地方标准如广东佛山、山东淄博和临沂的氮氧化物排放标准,在国标的基础上,收严100mg/m3。


而根据欧盟IPPC指南—陶瓷工业的标准,温度高于1300℃时,氮氧化物为500mg/m3,温度小于1300℃时,氮氧化物为250mg/m3。德国标准为500mg/m3,意大利的标准为350mg/m3。中国的地方标准比国际最先进的陶瓷生产国排放标准,还要高2到5倍。


标准的收严,意味着企业在脱硝成本上的投入,要成倍地增加,日益抬升的环保成本,对应的是企业利润急剧压缩,不对等的投入产出回报比,倒逼不少企业退出。


工业脱硝是一道世界性难题,也是摆在中瓷砖美缝国陶瓷企业家面前最难的一道环保试题。在2017广州陶瓷工业展结束之际,本报重磅推出该篇深度报道,从行业角度、学术视角等多维剖析工业脱硝之难及解决之道。


8、疯涨的原材料


新一轮原材料涨价潮正在猛烈来袭。短短一个月内,纸箱价格连涨三次以上,氧化铝突破3000元大关,氧化锌、硅酸锆、熔块、稀释剂、氯碱等全线猛涨,煤炭、泥沙料亦蠢蠢欲动,大有疯涨之势……


多位产业链上中下游人士分析,此轮涨价潮涨势猛、持续久,部分涨势猛烈的原材料甚至“以周为计”和“以日为计”,达到两三天就调价一次的高频率。同时,按照以往惯例,进入四季度原材料才会迎来一波涨价潮,但今年的涨价潮显然提前而至,进入三季度即开始“疯涨”。


据预测,此轮涨价潮为产业链系统性涨价,伴随着原材料上游的供应不足和价格的高歌猛进,或将一直持续到今年底。这也意味着,此轮涨价潮才刚刚开始,接下来几个月,还将迎来更猛烈的涨价“风暴”。而据本报记瓷砖美缝者了解,为迎战此轮涨价潮,已有陶企开始全力囤货,储备原材料。


9、环保风暴下的贴牌江湖


因为一场前所未有的环保风暴,陶瓷行业贴牌商的江湖,也被搅动。


中国陶瓷行业最大的贴牌基地——淄博产区,在这场环保风暴中首当其冲,因为淄博关停114家陶瓷企业214条生产线,产能严重不足,导致在淄博贴牌的600多家贴牌商分流,而这些分流出来的贴牌商,或许将重新改写中国建陶产区的版图。


有行业人士估计,在地砖方面,淄博产区贡献出100条线左右的客户,其中一半流失到广东,剩下的流失到了其他产区。这在一定程度上,化解了原本困难重重的广东产区生产企业的危机。不过,淄博贴牌商也面临着许多不确定的因素,生产工艺的磨合,贴牌的模式,能否适应当地的水土,尚未可知。而因环保带来的原材料涨价,生产成本飚升,成为很多失去主战场的贴牌商不得不面对的一道转型难关。


而另一方面,贴牌商转战“主阵地”也并非一帆风顺。有淄博贴瓷砖美缝牌商称,其实淄博贴牌商很多都有实力,但是没有品牌运作的思路,来了广东就如泥牛入海,感觉非常迷茫,并且合作的生产企业也有被环保关停的风险,环保像是悬在头顶的一把利剑,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下。


《环保风暴下的贴牌江湖》一文观察角度独到,敏锐地将关注的焦点瞄向贴牌商这一特殊群体,讲诉他们在环保面前的迁徙路径,以及困惑与迷茫。


10、煤与气的博弈:气荒,谁慌?


2017年,陶瓷行业的冬天格外寒冷。


11月中下旬起,山东、河北、河南、四川等建陶产区相继曝出“气荒”现象。多个省份发出天然气供应Ⅱ级橙色预警——天然气供应不足及陶企停产事件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。


“气荒”让一度处于低开窑率状态的多个产区雪上加霜。因为严重缺气,11月份以来四川夹江陶企不得不停产、减产,北方多个产区亦因此大面积停产……在北方等重灾区,很多曾经机器轰鸣、车水马龙的陶瓷厂区如今冷冷清清,特别是夜晚,诺大的厂区寂静得可怕,猛然瓷砖美缝停产的剧烈反差,让陶企颇为不适应。


同时,停减产所引发的一系列成本上涨、产品涨价、客户流失等问题亦暗潮汹涌。


“气荒”背后,是近些年来愈演愈烈的煤改气大潮,是工业用气与居民用气的冲突、煤炭与天然气的博弈。在诸多“煤改气”标杆产区,轰轰烈烈地经历“煤改气”阵痛后,如今不得不面临新的阵痛:使用水煤气被禁止,使用天然气又面临“供气不足”。


而更让陶企迷茫与担忧的是,未来缺气会不会成为常态?用气成本会不会持续攀升?


(来源:陶瓷信息)


淅江福彩网 江苏福彩网 淅江福彩网 西藏福彩网 淅江福彩网 辽宁福彩网 江苏福彩网 淅江福彩网 江苏福彩网 湖南福彩网